黃至生教授愛心爆棚

    SHARE
    做一個醫科教授殊不簡單,黃至生教授不單在醫學上致力研究,教學上栽培新晉,努力醫治病人,更不停做義工,愛心無限,令人敬佩。
    致力大腸癌篩查
    醫學方面,黃教授致力關注預防及治療大腸癌,他擔任總監的中大賽馬會大腸癌教育中心在2008年5月推出一個全港性大腸癌篩查計劃。五年間,中心一共為過萬名無大腸癌徵狀的50至70歲市民完成了大腸癌篩查,結果發現約千五名位參加者證實患有癌症或癌前病變,佔總數達一成半。黃至生教授指出,計劃結果顯示篩查是有效、安全,並為香港市民所接受。2013年,該中心繼續致力為社會提供大腸癌預防及篩查的有效方法,包括篩查及治療資助模式、高危人士的優先篩查,以及加強基層醫療醫生,特別是家庭醫生,在推行大腸癌篩查擔當更重要的角色。
     
    黃教授指出賽馬會先後支持了兩個五年計劃,而取得的成果令他們感到鼓舞,包括一些病人經篩查發現病變而及早作出治療,另外,公眾的宣傳教育亦加強了市民對大腸癌的認識和警覺,最重要是得到政府的支持推出免費篩查。在去年的《施政報告》中,行政長官建議資助較高風險的群組接受大腸癌篩查,衞生署已展開先導計劃的籌備工作。黃教授指出,根據國際文獻,大腸癌檢查能有效減低死亡率達七成。可以想像,推行大腸癌篩查可減低本港的死亡率及醫療開支。
    科研領域無邊際
    科研、教育和推廣是互惠互動,中心初期做宣傳希望區區都做,黃教授指最新的做法則集中在黃大仙、觀塘和深水埗這三個老齡化較多的區域,讓相關人士得到資訊和接受篩查的機會,他指出即使政府接手提供篩查工作,他和團隊仍然在預防大腸癌方面做科研工作,目的找出更好預防大腸癌的方法,對有機會引致大腸癌的高血壓、糖尿等問題加強研究,對藥物治療及檢查應用(例如膠囊內視鏡)仍有很大的空間等待開發,所以,他對於這個專項研究可謂樂此不疲,以大腸癌的死亡數字減低和接受治療人數改善為目標。
    樂做義工成嗜好
    問黃教授在繁忙的科研、教學和診症工作當中,如何爭取一些減壓或個人興趣的安排,他的答案竟是做義工,他指做義工已經成為他的Leisure hobby(消閑嗜好),做義工不單令受助者開心,黃教授自覺也很開心,當中包含的真誠和愛是沒有其他東西可取代的。
     
    正因如此,黃教授義務擔任不少公職,所列的項目以為他是一名社會工作者,但他樂此不疲,而且很珍惜與不同專業的人士合作,大家各自發揮所長而為有需要的人士服務,再加上看見受助者得到義工的服務而流露的喜悅是他欲罷不能的原因,即使他的女兒才兩歲,他還是致力做義務工作,並希望把義工的概念家庭化。
    結緣於庇護工場
    黃教授做義工始於讀中六的時候,他指當年身為學生會會長,要統籌一些社區活動,結果他們去探訪庇護工場,並與工場內的輕度弱智的朋友交流,沒想到短短的探訪和對話,對方的真誠、坦率流露的熱情給他留下深刻印象,他問了導師可否日後經常性探訪庇護工場,結果他和工場朋友一見如故,至今仍是朋友,閒來彼此問候。這個義工經驗正是燃點黃教授日後參與種種義務工作的契機。
     
    黃教授的義工服務多不勝數,當中以再生會最為他重視,他參加再生會已有十九年時間,服務癌症、類風濕關節炎、憂鬱症及身心障礙人士等病患,更連續八年擔任全港「十大再生勇士選舉」籌備委員會主席,他已做過六年主席,他希望繼續為再生會服務,他坦言在再生會認識了不少有心人士,大家又可合作開展其他服務,令義務工作有更多的發展。
     
    另外,黃教授在義務工作方面的貢獻令他獲選為義務工作發展局首屆「香港傑出義工獎」;2009年則獲「香港人道年獎」,由香港紅十字會與香港電台聯合頒發;2010年獲香港電台與港澳台灣慈善基金會頒發「第五屆愛心獎」等,實至榮歸。
    鍾情病人互助小組
    問黃教授做義工服務最深刻是那一項,他直言參與病人互助小組是他個人最有得著的義工服務,教授坦言在每日忙碌診症過程中,難以有足夠時間與病人有較深入的對話,當他參與病人互助小組的時候,他與六、七個病人圍圈而坐,病人各自坦誠訴說自己的感受,那不但是病人尋求聆聽的機會,更是為醫生有機會更深入去明白病人的感受,過程中,他默默的傾聽,微微的點頭示意,令病人得到支持和信任,一些病人事後也表示互助小組幫到他們,黃教授自問對病人一些實質問題可能未必幫上忙,但用心聆聽,幾句發自內心的安慰說話已令病人得到支持,所以,他個人認為參與病人互助小組不單是幫助病人,而病人亦給予他正面的支持和力量。至今,他還是爭取機會出席一些病人互助小組。另外,他經常主持宣傳教育講座,對於市民的發問,他都盡力解答,讓對方的疑慮可以消除。
    寄望全家做義工
    黃教授不論在醫學及義務工作都做得出色,對時間管理更是令人羨慕,試問教授有沒有難以釋懷的事,原來黃教授很「黏」家,他經常要到海外開會,他會非常掛念家人,包括父母、太太和兩歲的女兒,他笑稱幸好現在通訊發達,與家人「見面」和「對話」都較前容易,另外,此刻他特別珍惜與兩歲女兒的相處,為此亦不想減少做義工,所以他近期多了參加親子義工,可以帶同太太和女兒一起出席,他更希望父母在他們感染之下也參加做義工,他認為退休人士做義工除了服務他人,自己亦有得著,加強社交圈子讓他們有更好的活動聯誼,對身心都是健康之舉,期待有日見到黃教授三代同行做義工。

    NO COMMENTS